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曹風  > 正文

                哨音悠悠

                作者: 張允盛 來源: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 2021-11-16 10:14

                       □ 張允盛

                記得那是童年時代,幾個伙伴經常在故鄉的村頭玩耍,幾乎每天都能見我們村東的一個小伙子扛著鐵锨或拿著其他農具,悠閑地吹著口哨到田間去勞作,上工的路上吹,收工的路上還吹,那哨音清晰、悠揚,優美、動聽,往往是人未到哨音先到,離個近百米就知道他走過來了,我們幾個伙伴都非常羨慕,甚至像現在的“追星族”一樣崇拜他。

                趁一個他收工的傍晚,我們幾個頑童像請求明星大腕簽名一樣圍過去要“拜師學藝”。但誰知他吹得很好,就是不會教,給我們幾個最好的秘訣就是“把嘴蹶起來往外吹氣就行”,這也讓我們非常失望。也難怪,這玩意如果作為一種非專業的“民間藝術”,確實只能是一種重在自己琢磨、自己品味、自我欣賞、自我愉悅的休閑方式。但是對于那個物質和精神都很匱乏的年代,吹口哨成為當時農村青年自我放松、自我調節的一種有效渠道,當然也就不足為奇了。

                也許是心誠則靈的緣故吧,我沒事的時候就按照“啟蒙導師”非常粗糙的指點進行效仿,還真行,沒過多久,我嘴里慢慢從開始有點如喚嬰兒撒尿般聲若游絲的“噓噓”聲,不知不覺中多少帶點“旋律”了,再后來,經過天長日久不經意的磨煉,從我嘴里發出的哨音也開始清脆、圓潤、響亮、婉轉了。從小我骨子里就多少含有一點音樂和戲曲細胞,對這兩種藝術形式可謂情有獨鐘,不過我的手很笨,且雙手的協調性很差,所以,雖曾有點癡迷地學過二胡、笛子等幾樣樂器,但哪一樣連門也沒入就被迫放棄了。不過,動手不行動嘴行,我的口哨在潛移默化中上水平,它在我平時的生活中不僅成為一種特殊的嗜好,而且幾乎成了我釋放疲憊、宣泄煩躁的一種最主要的方式。特別是暑假期間干完農活,傍晚披星戴月回家的時候,一曲節奏明快、輕松悠然的《走在鄉間小路上》讓我渾身的勞累頃刻煙消云散;當我無意中吹起一段鄉親們特別喜歡的豫劇或其他地方戲曲,說不定還會得到哪位大叔、大伯冷不防驚奇地稱贊:“喲,這小孩,年齡恁小,這戲咋吹恁好聽???”其實,說心里話,音樂和戲曲是我人生之最愛,但我沒有亮麗的嗓音、又無力學會樂器,只能用口哨這種最原始也是最純樸的難以入流的民間藝術形式把其精髓之處表現出來罷了。

                參加工作后,我在局機關干文秘,文山字海里整天沒黑沒白地搏擊遨游,篇章字句間艱辛地推敲打磨,腦力勞動的苦累自然比小時候在莊稼地里犁耕刨種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時候,口哨更是我消除疲勞、自我放松的最佳方式。每當苦思冥想寫完一篇材料得到領導肯定的時候,盡情吹一曲節奏歡快、音域寬厚的《天地喜洋洋》,每當自己的一篇稿件又在某一新聞媒體發表的時候,來一曲催人振奮、喜慶歡暢的《好日子》。但是,當我在單位夜以繼日、加班加點之日,往往也是人去樓空、萬籟俱寂之時,這時候,一曲纏綿凄婉的《梁?!反┰礁鱾€樓層伴我在黑暗中摸摸趔趄地走下樓梯,然后是一曲悲愴蒼涼的《二泉吟》刺破夜幕陪我頂著黎明前的夜色回家??谏趲缀醭闪私M成我工作和生活的不可缺少的“主旋律”。有句話常說:“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可我的同事常給我開玩笑說:“聽見口哨響,就知你下來”,同時對我的“吹”技也自然順帶著夸贊一番。隨著“吹”名度的不斷提高,有一年縣里舉辦春節晚會時,導演居然想讓我在晚會上吹一段,我婉言謝絕了,因為我僅僅把其作為一種業余愛好,全無靠其“現眼”出名的目的。能在自我調節的同時也愉悅別人,靠自己僅有的一點雕蟲小技不經意間豐富大家的業余文化生活,這是我最高興的事。

                柳笛雖響終覺短,長簫古韻亦透寒,可那清脆悠揚的口哨聲,牽著我童年的夢幻,伴著我青春的追求飄飛到永遠……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18勿入网站免费永久_18下禁黄色网站_18以上岁毛片在线播放